当前位置: 首页 > 党员之家 > 学习园地

微党课(一)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新”在哪里?

  • 时间:2018-04-04
  • 作者:张荣臣
  • 来源:转自《理论周刊》

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博导张荣臣

 
 

+

 

2018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政协联组会上指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讲话,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人执政的制度自信,也表明这一制度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制度。

 

从资产阶级政党政治蜕变来看

政党是一种历史现象,是西方议会民主发展的产物。最早出现在英国,后来在资本主义各国普遍发展起来。早期的政党,如英国的辉格党、法国的雅各宾俱乐部、青年意大利党等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上升时期,在资产阶级革命的过程中产生的,他们所代表的新兴资产阶级,是进步的革命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反对封建等级制度和宗教特权的要求,成为资产阶级革命的领导者和组织者,对于历史的发展起了促进作用。但在资产阶级确立了它的统治以后,这种政党制度逐渐演变成了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典型的是美国。美国两大党的存在和选举的垄断,不仅把工人阶级和一般群众的大多数人纳入自己的控制范围,而且使工人和一般群众只能在两大党的候选人中作出没有区别的选择,工人阶级政党根本无法立足。列宁早在1912年11月写的《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和意义》一文中就指出,英美的两大党是阻止工人政党即真正社会主义政党产生的最强大的工具之一。列宁认为,民主党是代表奴隶主利益的政党,共和党是赞成解放奴隶的。在黑人解放以后,两党在政策上就没有根本的区别了,所谓的两党制已经破产,两党的存在实际上是为了维护整个资产阶级的利益。

本来人们对政党的实质和资本主义政党制度的认识是很清醒的,因而在马克思主义的语义学里,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政党政治就成了一个人们弃之不用的负面词。但遗憾的是,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建立起来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构建一个成功的社会主义政党制度。

 

从苏联东欧共产党执政教训来看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阐述了无产阶级政党学说的基本原理,特别是对无产阶级政党是一个什么样的党作了勾画。他们指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是代表无产阶级利益和要求的,这一点同其他的工人阶级组织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共产党又不是一般的无产阶级政治组织,而是无产阶级的先进政党。但关于无产阶级政党在夺取政权以后的任务,马克思恩格斯讲得不多,更没有提出无产阶级政党制度的任何方案。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早期建立了一个多党联合的权力机构,但苏维埃中多党合作制度并未维持多久。1921年3月,右派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参与了喀琅施塔得叛乱,苏维埃政府镇压了这次叛乱,也就实际上取消了右派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合法地位。到1922年底,形成了布尔什维克党一党执政的局面。严格说来,列宁更多的是论证了关于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思想,具体到如何执政,如何构建一个不同于资产阶级民主的政党制度,却没有更多的论述。

20世纪80、90年代,苏联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政权垮台,这些国家共产党失去了执政地位,西方许多政治家和学者据此宣告,社会主义已经“死亡”,“共产党执政已成为过去”。回顾苏联东欧国家共产党在20世纪执政的历史,思考苏东发生剧变的原因,确实有一个如何走出资产阶级政党政治的老路,探索出马克思主义政党执政新路来的问题。也就是说,通过总结这些党执政的经验教训,探索共产党如何在21世纪新的历史条件下构建一个不同于资产阶级的也不同于苏联的政党制度,更好地为人民掌好权、用好权,从而更好地巩固执政地位,为建设社会主义和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而奋斗,就成为当代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鲜明特色

中国共产党自创建以来一直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实际相结合。1956年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明确提出,“究竟是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现在看来,恐怕是几个党好。不但过去如此,而且将来也可以如此,就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中国共产党建立的这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也是符合国情的社会主义政党制度。这一政党制度的显著特征是: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在这一制度中,坚持共产党领导是基本前提和政治基础,各民主党派是与共产党共同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亲密友党,是参政党,而不是反对党或在野党。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是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挚友、诤友关系,是参政党与执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亲密团结、合作共事的关系,而不是多党竞争、互为对手。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也强调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这种政党制度既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学说,又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是一种新型的政党制度。

 

我国新型政党制度“新”在哪里,自信从何而来

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制度自信,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新型政党制度讲话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从理论研究的角度说,关于政党和政党制度,我们要有自己的话语体系。我国多党合作制度的创新和发展让世界上一些国家看到了我国政党制度的新模式和政党关系的新方式,为世界政党制度的创新提供了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但这里有一个如何形成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也就是话语权的问题。过去一说到政党,就是西方的政党政治,一说到政党政治,就是西方的选举大战。其实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不是这样的。在西方,执政党就是领导政府的党,而不管是否在议会中占多数。执政党一般不直接参与政府决策和政策执行,而是以政府首脑的名义发挥间接作用。共产党执政的内涵比西方执政的概念要宽泛。共产党不仅掌握着国家最高行政权,而且要对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起领导作用,要对中央权力机关、地方权力机关和国家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都起领导作用。西方存在执政党,就有反对党,双方都只有在这种矛盾关系中才能存在,即没有反对党,就不存在执政党;反之亦然。执政党和反对党皆在议会内活动,在议会组建各自的议会党团。而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与其他政党的关系是领导与被领导、执政与参政的关系和互相监督,而不是说共产党与其他政党谁执政谁在野。迄今为止,共产党都是在革命中夺取政权的,党是革命的领导核心,同时也是革命后国家政权建设的领导核心,并直接掌握国家政权。因而,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承担了双重角色:一是领导核心,二是执政力量。在社会主义政治条件下,这双重角色是相互统一的:党的领导核心地位是党执政的政治前提;而党的执政是党领导核心作用的具体实践。可以说,在共产党领导下,各民主党派与共产党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团结合作,为共同的目标团结奋斗,是我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区别于西方多党制的根本特点,也是我国政治制度和政党制度的优势所在。如何说透这些理论问题,我们要真正建构起我们自己的具有原创性、标识性的核心理论和思想。

从实践意义上来说,关于政党和政党制度,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制度自信。中国共产党建党97年,执政69年了。新中国成立69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在政治发展的模式上也有许多新的创造。人们在看到中国发展成就的同时,也在思考这一成功的发展模式和经验是什么。尽管对此有各种各样的答案,但把中国发展成功的经验放到历史坐标中,我们会清晰地判断出,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成功的关键。从我们的政党制度上来说,就是既强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又强调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政治协商、民主监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反映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体现了我国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具有巨大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生命力。我们要进一步坚定制度自信,发挥好我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优势。

最近几年西方兴起的民粹主义潮流,包括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看似复杂,其实是西方自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产生以来人们对精英政治的一种反抗,这种反抗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资本主义的政治再包装,它也是为了少数人的,而马克思主义政党强调政治是为了社会最大多数人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代表的是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全国各族各界群众根本利益。历史反复证明,一个政党也好,一个政权也好,得民心则兴,失民心则亡;一定要反映广大人民群众的诉求,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我们有了这种新型政党制度,就要充分运用这一政党制度,还要在社会主义民主法治进程中不断完善这一制度。运用它是要通过政党协商这一民主形式和制度渠道,凝聚共识、凝聚智慧、凝聚力量,共同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完善它,是要进一步发扬光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独特优势,通过制度化、程序化、规范化的安排,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搭建一个在共产党领导下开展多党合作的更广阔的舞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发挥更大作用。



友情链接